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曾宓——当代水墨写意名家
? 发布时间:2015-09-15 浏览次数:1888

曾宓,福建福州人,1933年生,号三石楼主。1957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科,1962年毕业。毕业后从事美术设计工作,1984年调入浙江画院为专职画家。

曾任浙江省第五、六、七、八届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国家一级美术师,1993年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才”荣誉称号。

?

一、笔墨精湛、画境高妙、风格强烈

?

曾宓是一位很有个性的画家,他的中国画吸收了黄宾虹、蒲华、林风眠的技法,笔墨简约,画境高妙、风格强烈,是中国当代中国画中最具代表性的大家。

他的画属于中国画中大写意的一路,大写意最能体现中国画艺术特色,在表现手法上也是难度最大的一种画法。大写意强调学养品格,讲究笔墨情趣,尊崇自然法则;要求画家必须具备乘兴挥写、一气呵成而又形神兼备的快速表现能力。曾宓以传统精华为基点,将浑朴自然之趣,天人合一之境,作为自己在审美上的终极追求,他的艺术作品达到“三和谐”的境界:“心与手的和谐”、“技与道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和谐”。古人讲“画为心画,书为心书”,讲的就是一个和谐的问题。心与手的和谐是第一步,心有高低之分,它的标准就是一个品字,中国画讲究一个品字。品有多种,曾宓的艺术个性是推崇天人合一的道家逸品,在他的绘画中,回归自然、崇尚自然随处可见,始终呈现着一种沉静淡定的独立姿态,孜孜于山川万物、世态人生中所蕴含着的内在之美的探索。

中国美术馆研究部研究员刘曦林对曾宓绘画的感想是:“他的水墨非常突出,尽管曾宓先生有几张色彩比较强烈的作品,但是水墨是他最主要的成就,而且,水墨有些地方发挥到了极致,他的水和宿墨以及笔线的运用非常生动。”曾宓非常讲究用墨,据说是找油烟墨敲碎后加水放锅中蒸,然后取出使它发酵,再放入甘油。估计这曾氏秘方也是他作出大批好画的利器之一。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的文字绘画,其最早的起源都刻画在岩石上面,都是线条刻划的象形符号。中国的文字到现在还保持着象形文字的特点,而西方的文字已经变成字母了。中国的文字和西方的文字最初都是线条的,中国绘画到现在还是以线条为主,而西方的绘画已经变成团块了。现今西方的文字与绘画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而中国画和字还有着密切的联系,这就是我们所谓的“书画同源”的道理。这也说明“线条”在中国文化血脉里一直是生生不息的,有着特殊的意义和地位,因此它在中国画的笔墨中也是相当重要的。曾宓的画好,假如抽掉了他笔墨的表现性,他的画将大打折扣。他的中国画吸收了黄宾虹、蒲华、林风眠和西画的技巧,笔墨简约,画境高妙。尤其是在水和宿墨以及笔线的运用上生动自如,在中国水墨写意方面成就非常突出。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水天中的话说:“他的画好,他不仅仅在于笔墨好,更重要的在于他在画中所追求的境界和通过笔墨而造成的这种境界。”

他用宿墨的黔黑苍莽构建起自己的艺术世界。他为了强化浑朴厚重的美感效应,在宿墨的运用上采取了极端的做法:把渣滓颗粒更粗的浓宿墨,和水直落、泼写结合,积破并用。他是把宿墨和渍墨、积墨、泼墨、破墨等墨法一起混合使用,又辅之以水渍法、冲写法、背敷法等,把宿墨使用的范围扩大到整个画面,使得宿墨的层次更为丰富,变化更多,拓展并深化了宿墨的表现力。这是他在墨法上的发展和贡献。因为积墨更浓,用水更多,所以他的画风显出沉郁苍茫的气质、幽远深遂的意境和率真之趣,充满了独特的个性魅力和神秘的生命力量。

在创作理念上,他提倡以骨为质,以写为法,以文为里,以意为象。这也是中国大写意文人画中的核心要素。在用笔方面,他以快速强悍的行笔方式,中锋直线,饱墨直入,湿笔挥洒,写中见笔。骨力劲健雄浑,沉着酣畅,具有极强的穿透力。

他在立足于传统的同时,也借鉴吸收西画中那些能增强中国画表现力的有益成分,来充实丰富自己的画面构成。如在构图上简化层次,取近中景来加强视觉张力;用色彩加墨敷染营造环境气氛;以烘托衬染手法完善背景和边角的处理,并适当地表现一些光感效果等。这些手法的使用,使他的画面构成更为新颖,拉开了与传统国画的距离,在视觉传达上更具现代感。

他创作上的又一特色是善于从身边生活中捕捉亮点、发掘新意,在题材取向上不拘一格。他在山水花鸟之外,市井犬马、歌舞声色、修瓦踢球、书斋酒肆,乃至水墨裸女,都一一形立于他的笔端,甚至比他的山水更富有情趣。他在人物花鸟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博得了陆俨少、陆抑非等前辈画家的由衷赞誉。

他的创作,把文人画的随性而发、落墨成章、直抒胸臆的纵情挥洒,与学院派的严谨不苟连接起来,简约而不空疏,豪放而不离法度,厚重又不失潇洒。大画雄强磅礴,撼人心魄;小画空灵见性,意味隽永。有笔墨,有生活,更有个性化的充分表达,达到了充实空灵兼而有之的完美之境。

?

二、耄耋之年,曾宓由画入书

?

81岁时,早已功成名就的着名画家曾宓,竟然“悄悄转行”了。因为在他的心里,一直认为“中国传统原本是‘书在上,画在下’,书法更包含中国文化的底蕴,但是现代社会过于推崇画家,变得‘好书不如烂画’,书法受了冷落,这种情况不对。所以我现在决心要写书法”。

身为画家,曾宓对书法的处理,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他有意无意地将画家书法的趣味性、水墨性、混沌性、实验性尽情发挥,汉字结构被自然而然地处理成一个个造型,让书法在不经意间,多了一份画面感。简而言之,就是好看又好玩。

比如,他书写的纸张就很雅致特别。在那些绿色暗纹的特制画笺上,跳跃的行草小字,浓淡不一,看似随意实则有心的框划、晕染,再落上数个形制、内容各色的印章,装在镜框里,说是书法,却又多一份绘画的可看性。

?

三、同行赞誉

?

黄宾虹说:在画面构成上,形态的聚散、组合和笔墨之间的关系,难在既要分明又要融洽,而融洽仍是分明,则难之又难,大名家全是此处本事。他的画所呈现出的韵律、节奏、气势、转折、张力、空白等这些由实返虚的地方,无不闪烁着画家超乎寻常的表现才华。

潘天寿说:“画事中,用墨难于用笔”,曾宓的用墨之妙,成就之高,是一致公认的。

刘曦林说:他的画确实好,尤其是他的小画,简直达到了精绝的程度。

邵大箴说:他的画非常好,是传统的地道的中国画。但是,他的中国画是吸收了西画的技巧的,所以他的画有一种新鲜的时代感。

程征说:他是以中国画宏大的传统为土壤的,是在中国画的精神层面上扎根传统。他的画不能去作一般的理解,而是要人去品味,非常耐人寻味。他的画在笔墨的简约与丰富、形象的模糊与具体、出世和入世之间有很多微妙的地方,他都把握得非常好。

?

业绩与荣誉

?

作品入选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黄土山庄》等3幅作品被中国画研究院收藏。作品曾参加莫斯科的社会主义国家造型艺术作品展览。1991年,在北京中国画研究院举办个展;1994年应邀在慕尼黑、巴黎举办个展,《雪中道土》被慕尼黑博物馆收藏;应邀到温哥华哥伦比亚大学讲学并举办个展。出版有《中国写意画构成法则》《中国写意画构成艺术》《曾宓画集》等专着和多种画册。


?


?

附件:

《杭州当代文化艺术名人》.pdf


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