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 艺术名人
杨小青——戏曲导演的创造
? 发布时间:2015-09-15 浏览次数:1958

杨小青,1943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国家一级导演,浙江省诸暨县人。1957年考入浙江越剧二团任演员,工小旦,她勤于练功,广学京、昆、婺、川等兄弟剧种表演手段。1978年,在浙江艺术学校导演班培训。1979—1980年,在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进修。1981—1984年,任浙江越剧团导演,执导多部剧目。1985—1987年任浙江越剧院艺术部副主任。1988—1997年,任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副团长,后任团艺术指导,这个时期是她导演艺术工作的鼎盛期,执导了一系列的创新越剧《西厢记》《陆游与唐琬》《红丝错》等剧目,一举征服全国戏迷,开创了“诗化越剧”新时代,成为戏曲导演领域的巅峰人物,剧目连续获省部级以上奖项,并受邀赴新加坡、中国台北导演潮剧、京剧等。

现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戏曲导演学会副会长,浙江省导演专业委员会会长,浙江艺术职业学院特聘专家,杭州剧院艺术制作有限公司(杨小青工作室)艺术总监。

1986年当选为浙江省“劳动模范”,1987年当选为省“三八”红旗手、1995年当选为“全国先进工作者”。多次被评为浙江省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党员。1997年荣获中国文联百佳“德艺双馨”会员称号,1998年选为浙江省第十次党代会代表。曾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戏曲导演学会副会长,浙江省导演专业委员会会长、浙江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副团长、艺术指导等。国家一级导演,1993年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才”荣誉称号。2002年获浙江省人民政府颁发的第四届浙江省鲁迅文学艺术奖“突出成就奖”。2006年获浙江十大女杰提名奖。

?

一、从“小配角”到“大导演”

?

杨小青13岁初入浙江越剧二团时,演的是小花旦。她每天临睡前用一根绳子拴住双脚,绳子的另一头挂到窗外,凌晨5点,炊事员买菜路过窗边时拉一把,她就起来练功练唱。杨小青的刻苦,大家都知道。

但是,她的先天条件并不好。“别看我现在瘦瘦的,当时可是很胖的,而且和别人不一样,别人说排戏越练越瘦,我是越练越胖。另外嗓音条件也不好,高音会发抖,所以根本轮不到演主角。”因此,杨小青在当年只能演一些带“小”字的小配角。之后,由于嗓病,声音变哑,这也成为她弃演从导的一个重要原因。

那之后,杨小青并没有离开越剧团。她干起了化妆这一幕后行当。当时的戏剧化妆远没有如今这么复杂,她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制作假发套。同时,还要兼顾剧团的一些杂务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是杨小青凭借对戏剧的热爱,这些事情干得也是有滋有味。整整9年时间,她都是在幕后与假发套、化妆品、字幕机打交道。她说:“当时根本不会去想什么大材小用,我觉得我多干点活就是在学雷锋,没有什么怨言的。”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团长茅威涛说:“我常想,如果换作是我,9年的默默无闻、定位缥缈,也许早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可杨老师不一样,她弱小的身体里涌动的,是超乎常人的坚韧与定力。”

在做幕后工作时,杨小青也并没有放弃演员的业务训练。不断练功,学习各种戏种的身段组合,在化妆的间隙看别的导演排戏。杨小青似乎对舞台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喜爱。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自己不能在舞台上表演,就要把最美的舞台制作出来给大家看。”当时,剧团里的人都戏称杨小青为“总导演”,就是因为她对剧团排戏场场不落,总能在角落里找到她的身影。在这个过程中,成为一名戏剧导演的梦想逐渐在杨小青的心里浮现。

1979年,对于杨小青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时任越剧团领导的金宝华老师将她送到中国戏曲学院的编导进修班。“文革”结束后,各地的剧团都有一个青黄不接的时段,老一辈导演中很多人都退出了戏剧舞台。在这个时候,刚刚参加了编导进修班的杨小青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有利时机。1986年,她被借调到浙江小百花越剧团参与导演《大观园》这出戏。在跟随剧团赴香港、新加坡等地演出回国后,时任浙江省越剧院院长的顾锡东先生正式将杨小青调到“小百花”,任分管业务的副团长。

她在剧团30年的幕后工作,接触学习了剧团每一个岗位的工作。演员、导演、舞美、灯光、造型,她都样样精通。只有这样,才能在之后的导演工作中做到心中有数,协调起各部门时有条不紊。

“精卫鸟虽然羸弱瘦小,但却有着崇高的信念和巨大的能量。它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一个十年又一个十年从四面八方衔来木石,投进大海,从不间歇,永不放弃……”着名编剧罗怀臻是这样描述杨小青的。着名剧作家胡小孩说:“小青大导演,我觉得应该在前面加上伟大两个字。30多年排了90多部戏,没有一部是粗制滥造的。”

?

二、戏中有画,画中有诗

?

自从杨小青正式成为一名戏剧导演之后,她非凡的导演才华开始逐渐放射出光彩。在进入小百花之前,杨小青接触的演员很多都不是科班出身,而是从文工队转过来的。他们的思维不受传统戏剧的拘束,敢于创新,敢于尝试,甚至有一种把越剧“歌舞化”的趋势。于是,杨小青的脑子里有了许多新的想法。她觉得,小百花女子越剧脱胎于传统越剧,那能不能够在它之上再添加一些新的东西,提升原有女子越剧的审美呢?于是,杨小青提出了“青春、唯美、浪漫、空灵”四要素,作为她今后“诗化舞台”的指导思想。她谦虚地说:“小百花女子越剧已经具有了青春浪漫的气息,我无非是在看到了这个优点之后,把唯美、空灵加进去,这不就变成诗了吗?这样一来,也就和普通小市民化的越剧区别开来了。”杨小青所做的这一切,已经成功地将一个流传百年的传统剧种和现代审美结合在了一起,她将“剧诗”这一概念呈现在了舞台的各个门类:灯光、音乐、表演、服装,将这一切连接成了一首长诗。

为了做到这一点,杨小青在排戏之前就对整部戏有了一个完整的构思,并讲述给每个创演部门的主要人员听,听取他们的意见建议,使整个创演团队融合成为一个整体。对于现今流行的混搭风格,杨小青导演也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她觉得不同理念的文化放在一个舞台上演出并不是不可以,但是一定要做到和谐统一,随随便便将古典和现代结合起来,虽然能够赢得年轻人的眼球,但归根结底是没有内涵的。意境和内涵,是杨小青对诗化深层次的理解。她觉得,一首诗本身就是有意境的,但是假如失去了内涵,那么这就是一首没有情感的诗。有意境的地方必须要有情感,意境是情感的载体。假如两者没有产生共鸣,那么写出来的诗也是干巴巴的,没有人会喜欢。诗必须有意境,意境里又要有内涵,这就是杨小青对于她的“诗化舞台”的阐述。

《西厢记》是杨小青导演艺术的顶峰。在这部戏诞生之前,也发生过许许多多有趣的事情。在小百花排演《西厢记》之前,已经有2部获得巨大成就的《西厢记》在等待他们的超越,因此当时的小百花越剧团里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可是杨小青认为,抛开《西厢记》的文学成就不谈,仅仅是男女痴情的故事发生在庄严肃穆的寺宇这一点,就足以展现出强烈的戏剧效果,而这一点在之前两部《西厢记》里都没有获得重点的演绎。因此,如果在戏里突出这一点,再加上诗化舞台的展现,就一定可以获得成功。在舞台表现上杨小青史无前例地使用了一个巨大的旋转舞台,一边是墙内,一边是墙外;墙内墙外的转换只要通过舞台的旋转就可以实现,这在传统的越剧中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这也成为了越剧舞台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旋转的舞台造就了无场序的表演形式,没有了传统越剧场次之前拉上幕布更换布景的间隙,使得整部戏剧如行云流水一般,就像一首流动的长诗,给了观众一种耳目一新的观剧感受,于是这部戏一上演,就好评如潮。

2012年9月15日,“杨小青导演艺术研讨会”在浙江职业艺术学院隆重举行,来自国内外的戏剧表演和评论界的近百位名家学者汇聚一堂,就杨小青的导演艺术思想、风格和特征以及对当代中国戏剧艺术发展的贡献,进行了全方位的探讨。着名昆剧表演艺术家汪世瑜赞誉杨小青采用旋转舞台、多媒体投影灯方式引领舞美新时尚,以程序演绎故事,执导的戏目三分之一是可以传承下去的经典力作。着名作曲家何占豪回忆往事,深情地说“小妹妹变成了大导演”,建议杨小青写一部自传,名字就叫《我的奋斗终生》,遗泽后人。上海昆曲团着名表演艺术家张静娴情不自禁地说:“杨小青导演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骑士!”

寻诗不觉入佳境,杨小青在孜孜以求的导演生涯中,不自觉地把她所理解的戏剧艺术与江南风韵相结合,在剧本、舞美、灯光、音乐、服装、表演风格等方面综合演绎她心目中的诗情画意,使得传统戏曲有了现代时尚的审美意境和诗性的品格。也许戏曲评论界对她的导演艺术还一时无法从理论高度、美学结构上进行全面阐述和剖析,但是,她追求的戏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舞台意境,业已成为当代中国戏剧发展史上的一大艺术成就。

?

三、“蚂蝗精神”造就完美艺术

?

越剧界的人都说,杨小青干起活来不要命。她初上“中戏”学习导演时,因为严重的关节炎行走不便,在宿舍、食堂、课堂三点之间,全靠班长袁小海背着坚持学习,至今传为佳话。她在导演生涯中,曾经动过2次大手术,让人感动的是,每次手术后杨小青都能迅速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其实我这么快去工作也是被迫的,当时我在的越剧二团大部分编导人员都调到‘小百花’去了,剧团里很缺导演。为此,当时的团长还亲自赶到上海医院里来看望我,希望我早日康复。在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导演,自己就觉得很受宠若惊了。”杨小青笑着和大家分享了这段经历。于是,在腿伤还没有完全恢复之时,她便硬撑着回到了剧团里,参加了新剧的排演。当时剧团里没有电梯,上下楼梯都需要别人帮助。就这样,杨小青拼命工作,才获得了现在这样巨大的成就。

“为追求精致与完美,她不停地在排练场上要演员‘来一遍,再来一遍’,直到所有演员都累晕为止。”茅威涛说,背地里演员们都管杨导叫“蚂蝗精”,“粘着我们抠细节,一点都不放过”。着名剧作家钱法成先生谈到杨小青对艺术坚持不懈的精神时说:“杨小青的‘蚂蝗精神’,就是叮住不放,叮出血来才肯罢休,不仅叮得别人出血,她自己也出血。”在许多越剧演员的记忆里,杨小青是一位使不完劲的导演,正是这样的苛刻才成就了一大批新生代演员,呈现出万紫千红的梨园新气象,而杨小青恰恰是这个百花园中一棵瘦弱而精干的青青杨柳,备受尊敬和爱戴。在戏剧界,很多人都管她叫“杨妈妈”。茅威涛还自谦地说:“我是个慢热型的,进戏比较慢,好比是一只煤炉子,而杨妈妈就是一把扇子,没有她不停地扇,我就入不了那个戏。”着名戏曲服装设计师蓝玲特意为杨小青准备了一个精心编制的花环,挂在杨小青的胸前,与她相拥而泣,表示“一定陪你携手走到底”,让全场为之动容。着名化妆师毛戈平当初演戏无门,正是在杨小青的启发和帮助下,改行学化妆,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成功之路。这次展演活动,毛戈平亲自为杨妈妈化妆定型,使她展现了一代戏曲名导演的不凡风采。

改革开放后,杨小青在戏曲导演艺术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面对巨大的荣誉,她一如往常的平静,她说:“我天生喜欢舞台艺术,为艺术而生。当年只要不离开舞台,我就做假发套也情愿。”

艺术之树常青。杨小青表示,自己还会继续在戏剧舞台上活跃下去……(鲍志成、王艺:《杨柳青青梨园新——着名戏剧导演杨小青纪实》,《文化交流》2012年第11期)

?

业绩与荣誉

?

杨小青从艺近60年,从事戏曲导演30多年,作为浙江省的戏曲女导演,浙江乃至全国很多出着名的戏曲,都出自她手。她不但执导越剧作品,还涉足京剧、昆剧、绍剧等其他戏曲领域,共执导了90余部戏剧作品。主要有越剧《陆游与唐琬》《西厢记》《红丝错》《春香传》《汉武兴邦》《赵氏孤儿》《流花溪》《家》《李慧娘》《西施断缆》《天道正义》《九斤姑娘》《班昭》《狸猫换太子》《虞美人》、明星版《梁祝》《王羲之》《琵琶记》《荆钗记》《白兔记》《拜月记》《玉簪记》《简·爱》《茶花女》《红色浪漫》《西天的云彩》《王羲之》《少年天子》《一钱太守》《洪昇》《南风歌》、学院版青春越剧《红楼人物秀》,昆曲《班昭》《西施》《少年游》,京昆剧《桃花扇》,京剧《将军道》《生活秀》,绍剧《大禹治水》《真假悟空》《八戒别传》,瓯剧《高机吴三春》,桂剧《七步吟》,首届中国艺术节越剧演唱会,首届中国越剧艺术节开幕式《姹紫嫣红——中国越剧名家名段百年盛典》、闭幕式《越女三章》等。其中有多部作品获得过国家级、省级大奖。国家级的有:入选2003、2005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剧目,三度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一度获文化部文华大奖,二度获文化部文华大奖特别奖,十三度获文华新剧目奖,三度获中国戏曲学会金盾奖,二度获中国京剧节金奖,中国昆剧节一等奖,多次获中国越剧艺术节金奖、大奖特别奖,八度获文化部文华导演奖,四度获中国戏剧节优秀导演奖。屡获浙江省戏剧节导演一等奖、优秀导演奖,多次获浙江省鲁迅文学艺术成就奖、省文化厅艺委会金艺奖等。


?


?

附件:

《杭州当代文化艺术名人》.pdf


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