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 文化名人
童汀苗——让话剧舞台更鲜亮
? 发布时间:2015-09-15 浏览次数:2235

童汀苗,1939年生,老家在浙江诸暨群山环抱中的一个小山村,世代务农。他自称是山民之子,砍柴挖笋垦荒种粮插秧耘田割稻都会点,夏日最感兴趣的是捉鱼摸蟹抓石蛙。7岁上学,一至四年级在山村小祠堂,五六年级移至10里山岭外的中心小学,初中三年跑得更远,在离家整整40里的诸暨同文中学(现牌头中学)学习。那时没有任何交通工具,每星期来来回回都得徒步,每星期日下午他要肩挑供一周食宿的杂粮和霉干菜,星期六下午上完课后徒步40里回去搬运下周住校的粮草,最后爬那10里黑咕隆咚的山岭实在是又累又饿又怕,到家常常是晚上8点了。所以他就以逃学抵制,每当第二天下午要返校的时候他就往山上躲。这时他父亲就手操竹梢满山遍野追,追上就抽,于是便哭着叫着上了去学校的路。1954年考入坐落于婺江边的金华一中读高中。高中时他才开始接触文学名着,读了几本文学名着就入迷了,并且傻乎乎地滋生了想当作家的念头,这对这个农家孩子来说很可笑。自幼在封闭的大山里长大,不善言辞,不善思维,憨憨的有些木讷,要实现婺江边的这个梦实在是一种奢求。

1957年考入杭州的浙江师范学院中文系。当时的浙师院是新中国成立前老牌的浙江大学文学院经院系调整后建的,进院不久便改成了综合性的杭州大学。1961年毕业留校一年,教授现代文学。

1962年10月调入浙江话剧团任专职编剧,从事话剧创作38年,直至2000年1月退休。

1988年任浙江话剧团副团长,1992年任团长,长达8年。1991年评为国家一级编剧,曾任浙江戏剧家协会、浙江作家协会、浙江电视艺术家协会、浙江电影艺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中国电影艺术家协会会员,1994年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才”荣誉称号。

?

一、事业发展与成就

童汀苗是浙江省着名剧作家,出版了《童汀苗剧作选》,圆了当年他在婺江边那个不敢奢求的梦。他之所以能走上这条艺术之路,起点还在老杭大。他说他来杭城上大学完全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呆头呆脑的一个乡巴佬。都说诸暨人说话舌头不灵活,他是一句普通话都不会。说来难以置信,今天小学生都早就学会的汉语拼音,他们是大一现代汉语第一课才接触到拼音的。他至今还记得,上这课的是一位叫张仲甫的老先生,他非常认真,一个音要领读无数遍。书声琅琅,像是一个小学生课堂。出乎意料,这个舌头不灵活的诸暨人期末考试考了5分,这一成绩极大地鼓舞了他,好似吸了一剂兴奋剂,他从此丢了自卑有了自信。此后,他一边专心听课一边专心听广播,跟着广播学。学校有个广播站,从早到晚一天有好几次播音,他就常常驻足校园,在大喇叭前痴痴地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渐渐地,他学会了普通话;渐渐地,他开始学写诗。高年级学生有个文学社,出一册油印的诗刊叫《宝俶山》,他投了稿居然发表了。这也像一剂亢奋药,让他从此有了写作的自信。

老杭大团委特别注重学生社团活动,当时的团委书记是从莫斯科留学归来的杨招棣同志,杨招棣组织成立了校文工团并兼任团长,下设话剧队、民乐队、舞蹈队、戏曲队等好几个队。进校文工团都得考业务,童汀苗考进了话剧队,并被团委任命为校文工团副团长,至今他也没弄明白怎么会让他担当此项大任。校文工团中最活跃影响也最大的是话剧队。那时小说《青春之歌》风行,话剧队就动手把它改编成大型话剧,请来浙江话剧团的专业人士作指导,童汀苗第一次上舞台演了许宁这个重要角色。《青春之歌》排好后在现在的省军区礼堂公演,还卖票,反响很不错。接着他们还在省内宁波、金华、湖州、嘉兴等地巡演,最后出省到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演出,这架势还真有点专业剧团的意思。这以后童汀苗又参与创作演出古装话剧《卧薪尝胆》。1961年毕业时他那届同学还搞起了毕业公演,把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改编成话剧搬上舞台,童汀苗既是作者又担纲演了主角高克明。

话剧独特的艺术魅力深深吸引了学子。他们非专业的话剧团,还这么煞有介事隆重其事地连连搞出一台又一台话剧来,足见当时学生对话剧的热衷和爱好。也正是这份热衷和爱好使童汀苗在毕业一年后正式走上了话剧创作之路。

20世纪60年代初,浙江话剧团为了面向农村拓宽市场,曾提出用方言演话剧下乡的口号。童汀苗进团不久便领受这一任务编写了两个独幕话剧,一个是提倡农村勤俭办婚事的《婚事》,一个是农村破除迷信的《八月关》,用绍兴方言写,用绍兴方言演,下乡试水,效果颇佳。特别是《八月关》,把个小半仙小瞎子写活了,活脱脱一个算命先生。当时省里的《东海》文学期刊马上发表了这两个剧本,可见进团后的第一次创作是成功的。

不过真正奠定童汀苗编剧基础的还是“文革”以后描写鲁迅的大型话剧《梦幻》。1981年是鲁迅先生100周年诞辰,为了在浙江的话剧舞台上有所表示,早在1978年童汀苗便开始阅读资料,寻访北京、上海、广州这些鲁迅到过的地方,还一头扎进绍兴鲁迅纪念馆住了下来。经过几年沉寂和思索,终于在鲁迅百年诞辰时上演了大型话剧《梦幻》,在浙江话剧舞台上第一次扎实饱满地树立起了鲁迅先生的形象——1927年鲁迅任教于广州中山大学,时逢国民党“四?一二”政变“清党”,剧本就截取了这一时段的鲁迅,没写他怎样怎样伟大,集中塑造他拿起解剖刀勇于自我解剖自我否定的人格;剧中人物各具色彩各具个性也很有时代感。特别值得称道的是语言功底,鲁迅的台词句句都像是鲁迅先生说的,犀利尖锐一针见血,但又生动风趣幽默,开着玩笑你都觉得深刻;这就是鲁迅,可敬,可亲。剧中还刻画了时任国民党中央执委兼中山大学校长的戴季陶和他的夫人钮有恒、时任中大副校长的朱家骅、时任广州戒严司令的钱大钧,这些历史人物都写得有声有色。时任省委宣传部领导的于冠西同志看完剧本初稿后当即指示《浙江日报》精选一场整版发表,并请中国美院着名版画家赵延年作木刻插图。这在当时是破天荒的。总之这部戏是有历史感的,是厚重的,所以在1981年9月浙江现代戏调演时一亮相即获好评,高度评价鲁迅形象的成功,一举斩获编剧、导演、主演、设计等八项大奖。

这以后话剧跌入低谷,全国话剧都不景气。文化部派人来团座谈如何振兴话剧,正好童汀苗此时被任命为业务副团长,“振兴”二字就压到了他头上。他觉得振兴首先要找准定位找准对象开拓市场,于是便商量策划一台中学课本剧,选择当时中学语文课本里《范进中举》《变色龙》《皇帝的新装》《警察与赞美诗》《最好的顾客》《纪念刘和珍君》等6篇中外名着加以改编,他自己承担《范进中举》和《纪念刘和珍君》两篇,后一篇是鲁迅的杂文,改编的难度可想而知。彩排后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当时中国剧协常务副主席刘厚生同志(着名评论家)特地从北京赶来观看,事后在《人民日报》上撰文大加称道。随即由童汀苗带团赴诸暨为中学生演出,21天连演50场,学生们排着长长的队伍从田野四处赶来,场场爆满,那真叫一个轰动。后来各处巡演,累计演出499场。《浙江日报》《杭州日报》《钱江晚报》纷纷以“浙江话剧从低谷中崛起”为题做了大量报导。同年下属浙江儿童艺术剧团成立并迅速掀起了另一波演出高潮,原创科幻儿童剧《明天飞》一推出即在半年内演出105场,可谓高潮迭起。一个以中学生为对象,一个以小学生为对象,都找对找准了对象,终于在困境中走出了一条生存之道。

1989年,他与房子、天高合作创作投排了大型话剧《日蚀》,这是个反贪戏,矛头直指北京来的老干部闻大姐和“太子党”小三。它写的是濒临倒闭的江南丝联厂因蚕茧原料被闻大姐和小三官倒侵吞的现实故事。官倒、贪污、受贿、诬陷、歌星偷税漏税,一一成为剧本抨击对象。有评论指出:“在这股黑暗势力面前,《日蚀》的作者拍案而起作当头棒喝,能够如此及时、正面、尖锐地反映这些重大社会问题,真是横眉冷对的勇士,一个忧天下之忧的文士。”《日蚀》于1989年12月排演,年内连演40场,累计演出160场,浙江婺剧团改编移植也演了上百场,这些数字在当时是相当惊人的。1991年11月,《日蚀》获中国剧协五届全国优秀剧本奖,评委评价:“《日蚀》针砭时弊,矛盾尖锐,主题深刻,人物栩栩如生,理应获奖。”童汀苗赴京参加研讨并在人民大会堂由中央领导颁奖。《日蚀》剧本也在《剧本》杂志发表并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这个本子就是拿到今天来上演,同样有它的现实性和震撼度。

1991年,童汀苗与房子、天高合作又马不停蹄创作出了又一个反映现实题材的大型话剧《太阳神的后代》,这个剧是写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的,当时的干部、工程师、工人都来自大西北茫茫戈壁,是他们亲手研制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他们是功臣。这太有历史纵深感了,这一点很让作者有创作冲动,童汀苗干脆把剧组全体人员拉到秦山工地,在现场排练了一个月,后参加省现代戏调演,剧本、演出、三位主演皆获一等奖。童汀苗说,这些年几次翻看此剧本,动情处还会流泪。他说他永远向研制第一颗原子弹和建造第一座核电站的这些功臣致敬。

1992年童汀苗升职为团长,工作更为繁忙,但依然笔耕不止。1992年起,他连续参与创作了4部儿童剧。第一部儿童剧是根据美国着名童话《绿野仙踪》改编的儿童剧《奥芝国历险记》,这部戏先后演出570场。1996年童汀苗带团携该剧赴台湾演出,由台北演到台中、高雄、花莲、新竹、苗栗,是大陆第一个出访台湾的儿童剧。由于这次演出的影响,台湾海峡基金会特邀童汀苗撰写“两岸文教交流之我见我思”征文,征文获得了海峡基金会颁发的奖状、公函及奖金。《奥芝国历险记》这部戏,荣获1998年文化部第八届文华新剧目特别奖。

第二部儿童剧是《手拉手,我们是朋友》(与张思聪、天高合作),该剧以城里孩子寻找外星人为由头误入“险境”,遇到山区农村孩子结交成好朋友,剧中拟人化的角色更添童趣。1996年6月,中央一台连续10天播出浙江儿艺演出的这部儿童剧。《手拉手,我们是朋友》剧本获1996年全国儿童剧新剧目评比编剧奖。

第三部儿童戏是根据着名童话故事《白雪公主》改编创作的童话音乐剧《白雪公主》,1998年4月上演后可谓常演不衰,累计演出1296场,2012年被省文化厅评定为浙江省优秀保留剧目。

第四部儿童戏是根据浙江省作家冰波的科幻小说《怪蛋之谜》改编创作的科幻儿童剧,也上演了100场以上。

童汀苗退休前完成的最后一部大型话剧是《丰碑》(与张思聪、天高合作)。1998年驻浙一军赴九江抗洪,谱写了一曲英雄赞歌,童汀苗奉省委书记之命深入九江和一军部队,把英雄的指战员搬上舞台。这无疑是主旋律作品,舞台上呈现出的宏大抗洪场景和感人情节,让省委书记和驻浙部队官兵振奋,也湿润了他们的眼眶。

童汀苗领导浙江话剧团10余年,曾被评为全省优秀剧团管理工作者,剧团也被评为全省先进工作单位,下属浙江儿童艺术剧团被评为全省模范集体,期间几乎年年有他创作的剧目上演,而且上演的场次又如此之多,这样的成绩真的很耀眼。一个剧团生存发展之道就是剧目、演出、场次,这三项指标上去了,话剧事业也就兴旺繁荣了。为表彰他对文化艺术事业做出的贡献,1994年他获得了“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才”的荣誉称号。

?

二、38年艺术之路的感悟

童汀苗走过了长达38年的艺术之路,自然有些感悟。他说:生活永远是创作之源。这是一句说了多少年的老话,也是一条规律,他始终是遵循这条规律一路走来的。为写《八月关》,他去绍兴城小巷深处寻访小半仙小瞎子算命;为写鲁迅他前后用5年时间阅读走访;为写《日蚀》他深入杭州丝联厂和杭嘉湖蚕乡;为写《太阳神的后代》他扎根秦山核电站建设工地,等等。都说话剧有独特的艺术魅力,这“独特”在于它贴近社会、贴近现实、贴近百姓,能与观众直接产生心灵的沟通、共鸣、震颤,而无生活之源怎有贴近之说?怎有心灵的沟通、共鸣和震颤?现在创作很多元、很娱乐、很无厘头,弄出些装嫩卖萌充时尚的“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东西来,实在是愚弄大众贻害大众。

他还认为舞台的华丽并不一定和戏的好坏成正比。过去排一台戏的制作费也就1万元上下的钱,花几万已是天价。现在动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满台先进科技电脑灯,舞台光彩夺目那叫一个炫。经典话剧《雷雨》《日出》《原野》你尽可以剥去一切华丽的外衣,它照样叫好又叫座。说到底,大把大把花钱不心疼无非是为得个奖。能不能慎用并珍惜纳税人的钱?

他还说,剧团能不能着眼培养自己的主创?20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时,浙江话剧团的主创阵容是很强的。先后曾有三个一级编剧,三个一级导演,两个一级舞美设计,话剧跌入低谷后之所以能崛起能振兴能繁荣,与主创力量密切相关。如今过世的过世,退休的退休,剧团已无主创班子,这些年剧团创作演出虽很多,但都是外请北京上海的编导。这当然无可厚非,但剧团有自己的主创总归要得心应手得多,并也有利于浙江文化大省强省的建设。

童汀苗走过了长达38年的艺术之路,也有些感慨,话剧事业的发展,已经都是后人的事了,自己退休都十几年了,我们这代人已成过去。他说他们这代人只不过是话剧在中国百余年历史接力棒中的一棒。

?

三、对话剧发展的简单口述

童汀苗简要地介绍了话剧事业在中国的发展。他认为,杭州是话剧的发祥地,他把话剧发展分为三棒:中国话剧的元年是1907年,那一年,留学日本的文化大师李叔同的春柳社演出新剧《茶花女》和《黑奴吁天录》,翻开了中国话剧的第一页。“在日本育苗,到中国移植。”李叔同回国,决心要使话剧这个西方的舶来品在中国扎根。1912年李叔同到杭州执教,众多戏剧团体如“春阳社”“进化团”“浙江第一巡回戏剧歌咏团”“杭州艺专剧社”等云集杭州,田汉等人在杭州绿杨新村(今涌金广场边)办起了“五月花剧社”,田汉的话剧《湖上的悲剧》就是在杭州创作首演的。一时间新剧运动如新星爆发,蓬勃兴起,杭州成了话剧的发祥之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全省各地都有话剧团体成立,学生戏剧社团也很活跃。尤其是我地下党领导的抗敌演剧四队一直在江浙沪一带演出,新中国成立后四队就留在了杭州,成为浙江话剧团的中坚。

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1949年杭州一解放就以抗敌演剧四队为基础成立了浙江省文工团,这便是浙江话剧团的前身。1952年正式更名为浙江话剧团,1956年杭州市又组建了杭州话剧团,此后浙江2支话剧专业队伍开始辛勤耕耘,不断打拼浙江的话剧事业。日出江花红胜火,浙江话剧团以其拥有多名专业导演、多名专业设计和一批老演员好演员,在1956年的全国话剧会演中夺得12个奖项。至三年困难时期之前,共计演出60余台广受欢迎的大型剧目,《红岩》在杭州胜利剧院就连演76场。杭州话剧团也上演了不少经典剧作,1958年创作的街头活报剧《不要随地吐痰》演到了北京天安门和前门大街,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接见。这是浙江话剧人新中国成立后接力的第一棒,第一个春天,第一个演出的黄金期。

1959—1961年的三年困难时期,浙江话剧人依然无怨无悔,扛着行李和演出器材,足迹踏遍浙江的城镇、海岛、乡村,无数次送戏到千年不闻锣鼓声的穷乡僻壤。历史,不能忘记他们这串长长的脚印。

1976年粉碎“四人帮”的喜讯又一次给浙江的话剧事业带来春天。浙江话剧团的活报剧《打倒四人帮》以其生动逼真的形象大为轰动,几乎演遍杭城大街小巷。《于无声处》《大风歌》《丹心谱》《陈毅市长》……好戏连连,观众如潮,经历了一个火红的演出季。

但是好景不长,反“四人帮”题材的话剧高峰之后,中国话剧突然沉寂下来,恍惚一夜之间跌入了低谷。而这恰恰给浙江的话剧人创造了谷底反弹的空间。浙江话剧团适时成立了下属浙江儿童艺术剧团,迅速推出原创科幻儿童剧《明天飞》,同时又迅速推出中学语文课本剧,2台戏的演出盛况空前,很快完成了500场,中央《了望》杂志和《中国青年报》头版以“不愁前路无知己”“话剧界的一个奇迹”这样醒目的大标题作了充分报导,浙江话剧人的实干精神一时影响全国。

第二棒是在改革开放后。1976年“文革”前的演出剧目几乎没有原创,自1979年改革开放后,浙江话剧团的原创剧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先后推出了20台大型话剧、6台儿童剧和许多小品,杭州话剧团也相继推出了《秋瑾》《西湖太守》《生命禁区》《周恩来在杭州》4部原创刷,《生命禁区》还受文化部之邀赴京献演。从1979年到1999年的20年,是浙江话剧最值得骄傲的黄金期,也是百余年话剧接力棒中势头最强劲的一棒。

第三棒是进入了21世纪后,2010年文艺体制改革,省市两个话剧团都改名叫“有限公司”,由事业单位改成企业管理。改制激活了机制,调动了演职人员的积极性,浙江话剧团不仅常常坐镇自己的剧院搞演出季,还常跨省巡演,成为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常客。2013年携《幸福》《女人初老》《轻度深爱》赴德国柏林参加中国文化节,自身的地位得以提升。演出剧目《宇宙蛋》获全国儿童剧优秀剧目展演优秀剧目一等奖,并入选中国第八届中国艺术节获第十二届文华剧目奖。反映中共“一大”代表的话剧《谁主沉浮》更是不同凡响,参加全国现代戏优秀剧目展演,入选2010—2011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重点资助剧目,并获2012年全国戏剧文化奖话剧金狮剧目奖、2013年文化部第十四届文华奖优秀剧目奖。

改制后的浙江话剧团制定了自己的发展战略:立足儿童剧,发展话剧,以自己的艺术剧院为根据地,坚持每年推出4—5台新剧目。青年演员不断引进,新生代“浙话新势力”已脱颖而出,浙江话剧团连续三四年每年的演出场次都在七八百场,已为自己培养了一批忠实的话剧观众,正在逐步形成“看话剧去浙话艺术剧院”的风尚。这是浙江话剧界的又一个春天,又一个黄金期。

近年来,由于外来名导如台湾赖声川、北京孟京辉、上海田沁鑫常带名剧和一些明星来杭演出,也引领带动了杭州话剧市场的升温。金海岸“红磨坊”、浙江省文化馆小剧场、西湖文化广场新远木马剧场的民营小剧场话剧也大有星火燎原之势。杭州,中国话剧的发祥地,它的演出市场正在日益壮大,这个独具艺术魅力的剧种正在不断深入人心。

童汀苗说: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相信话剧这根接力棒会在浙江话剧人手里传接得一代比一代出彩。

?

业绩与荣誉

童汀苗在38年的创作生涯中,有《婚事》《八月关》《梦幻》《明天飞》《日蚀》《太阳神的后代》等剧本,改编《范进中举》《纪念刘和珍君》,有儿童剧《奥芝国历险记》《手拉手,我们是朋友》《白雪公主》《怪蛋之谜》等多部作品,广受好评。

童汀苗创作生涯中上演过的剧本还有:《魂断蓝桥》,改编自同名经典电影,1981年上演;《追梦》(合作),反映我国第一条中外合资铁路——金(华)温(州)铁路,1993年上演;《我和你轻轻吻别》(合作),小剧场话剧,1995年上演;《呐喊》,根据鲁迅小说《祥林嫂》《孔乙己》《阿Q正传》改编的组剧,1997年上演,场次也超过百场。

童汀苗创作生涯中还有四部影视作品:《失落的青春》,贵州电视台拍摄;《钱江潮》,浙江电视台拍摄并获省首届电视艺术奖一等奖;《鲁迅》,写的是鲁迅的童年,3集,浙江电视台拍摄中央电视台播出,1983年获全国三届电视剧“飞天奖”特别奖和全国大众电视评选“金鹰”特别奖;电影《流亡大学》,写1937年抗战时老浙大西迁至贵州遵义的感人故事,1987年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着名导演吴贻弓执导,中国电影出版社出单行本。

《日蚀》于1991年11月获中国剧协五届全国优秀剧本奖;儿童剧《奥芝国历险记》1998年文化部第八届文华新剧目特别奖;儿童剧《手拉手,我们是朋友》剧本获1996年全国儿童剧新剧目评比编剧奖;《白雪公主》2012年被省文化厅评定为浙江省优秀保留剧目。

附件:

《杭州当代文化艺术名人》.pdf


附图: